我以道宫镇压山海_最新章节无弹窗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春秋学宫

燃着火的干枯瘦影静默在光中,像肃穆的神像或石像,一动也不动。

它身上缠着绷带状的麻布我以道宫镇压山海,防腐香料的味道,那种香甜、刺鼻又眩晕的味道,缓慢而温柔的氤氲开。

大地开始燃烧,以坚定而不可动摇的姿态,烧成了一片璀璨的火海,火海仍不断朝四野蔓延开,像是犹如活物般,那火舌舔涕过丘陵、尸体、一切存活的事物,所到之处,也都开始燃烧了起来。

无餍的叹息和尖叫,从光中零零散散传来,高昂短促,像是永远都不会满足。

那个数千米高的干枯瘦影甫一出现,令人癫狂的精神污染,就席卷了大地。

无数人狂笑着,解下自己的甲胄,他们戳瞎了双眼,扯破胸膛,露出**的鲜红色皮肉,而后如蹈海的群蚁一般,也狂笑着,跃入那片飞旋扩大的火海里。

叫声、笑声、哭泣声、啜泣声……

在声浪里,一方方大阵灵光黯淡,尔后破裂开来,驾驭遁光的修士们控制不住,纷纷坠入贪婪的火海中,化作狂笑声的一部分,他们真炁忽得粘稠如胶,死死黏在了筋脉深处,动弹不得。

血与火交织着,瞬间,就满布了这片大地。

这时,燃着火的干枯瘦影终于动了动。

它缓慢抬起焦黑的面庞,向前一步,沉重踏出!

轰!

轰轰!!

轰轰轰!!!

在那远古的邪恶献祭中,隐匿虚空中的古神们,终于睁开了双眼。

汹涌的紫雾在它眼中肆虐,渐渐,那紫意便成了深邃的黑。

那是吞没一切的颜色,万象在其中,都是空虚的幻影。

哀嚎声,又猛烈炸起。

在烛鬼肆虐大地,疯狂移山改陆的同时,被精神污染一时震住的白术,终于回过神来。

脑中都是一片混沌,感应不到泥丸宫,也没有元神的存在,像是坠入一方无底的深潭。

潭水下方,是无数燃烧的粘稠液体,正滋滋作响。

在观想婆稚王的形体,以大破灭、大毁减的姿态我以道宫镇压山海,将脑中一切癫狂镇压之后。

他惨白着脸,匆匆四下瞥了眼,内心震愕无加。

血,放眼望去,视野内都是猩红一片。

就连同为黑魔的异类们,也都没能在大火中幸免。

我以道宫镇压山海

在短短几丈远,一头几十米高,魁梧粗壮的百头怪人,正虔诚朝烛鬼方向跪伏下去。

它的半边身体已是焦黑一片,火舌贪婪地舔舐着怪人每一寸肌肤皮肉,满足的吞咽和咀嚼声,正不断从火舌里传来。

而在白术肩头的玄空,眼中亦是空洞无神,它颈上柔软的细毛微微弯曲焦黑,似乎,也正要有火光钻出。

“散!”

白术用大雷音唱和,接连数声,总算将玄空震醒。

“大……大老爷?!”

土拨鼠如梦初醒,他惶恐四顾一眼,迎面就是白术难看的面色。

更不多话,白术一催剑光,顷刻便越过火海,朝远空狂飙掠去。

彤云都被火光映红,它们变化出人面或兽头的模样,柔软的雾气生成触手或长臂的模样,朝飞遁逃离的修士们围追堵截。

地面那层璀璨火海里,也有一个个燃着火的尸体,疯狂袭杀一切活着的生灵,它们所经之处,火势也随之蔓延。

在这如末日一般的恐怖火景里,白术也不做纠缠,偶尔一声雷音响,剑光就已狂掠出百千丈外。

厮杀声和哀嚎声不绝,迎面,一朵人头云张开大嘴,赤色的细须狂舞,朝白术所化的剑光一口吞下。

噗!

剑光也不做避让,直直将人头云撞破,切分成两半。

人头云顿了顿,随即颓然散开,但还未彻底解体,就被周围的云霭纷纷吞食。

它们伸出细须,探入死去的同伴身躯,汲取着流散的云气,吞咽的声音清晰响起。

此时,远远遁走的白术催动剑光,又是纵横一扫,将几个围拢过来的人头云悉数斩灭。

属性面板上,忽得微微一震。

“属性值+7。”

“属性值+5。”

“属性值+9。”

白术回头一望,被剑光劈杀的人头云动也不动,显然绝了生机。

“我真是佛了,这都什么鬼东西?”

他将剑光又加快了几分,也不纠缠,直直遁破虚空。

在白术专心逃命,厮杀声也更加惨烈的时候,肩膀上的玄空却突然骚动了阵。

我以道宫镇压山海

“怎么?”

“那个……”玄空挠着脑袋,朝一个身影指了指:

“大老爷,你说的那个女菩萨救过我一命,她现在好像有些麻烦。”

往下一望,在火尸的围绕下,一个赤红甲胄的身影正奋力搏杀,但已逐渐不能支撑。

远远,火海正要蔓延过来。

白术叩指轻弹一记,从远空将群群火尸震散,剑指中蕴藏的劲力炸开,在半空,就将火尸们打成粉碎的炭灰。

一道剑光舒展,如匹炼般,将那个显然有些错愕的身影缠上,扯到近前。

“动个屁啊!再动就把你扔下去!”

眼见火海逐渐蔓延,手臂那个身影正挣扎不休,白术恼怒低骂了一句。

他手臂一松,一缕缕剑光如丝线,把赤红甲胄如捆粽子一般,牢牢缠住,拖在了身后。

远远,如放风筝一般,被捆成粽子的甲胄一摇一摆,有闻讯而来的人头云都被她撞碎。

玄空喉头动了动,欲言又止,只是瞧见白术脸色难看,才不敢做声。

又是接连杀穿了数层阻碍,沿路的人头云和火尸,密密麻麻,几乎不可胜数。

“这是第五境的黑魔?!开玩笑吧!”

白术喘着粗气,又是一剑斩落,将眼前暂时扫空。

火海犹如跗骨之蛆,牢牢紧随其后,它沿路吞没了无数生灵和大地。

那尖利的狂笑声,就如同在耳边响起。

正当白术准备取出大挪移符,横渡虚空之际,突然被剑光捆成粽子的甲胄里,有声音轻轻响起。

“去西北面,在那里的腾骧山上,你能活下来。”

“腾骧山?”

白术微微挑眉,那道声音平淡,语气没有起伏:“腾骧山上有什么?”

“春秋学宫。”

“春秋学宫?房龄的春秋学宫,还是襄平的春秋学宫?”

“邺都。”

白术闻言一滞,他沉默回过头,一言也不发。

半刻钟后,在一座大荒山上空,有一道煌煌剑光发出雷响,尔后骤然落下。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