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灵》小说简介_渡灵小说情节介绍

渡灵简介

《渡灵》是平四海首发的奇幻玄幻, 平四海的小说渡灵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请随时关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一言阅读。

神秘莫测的渡灵门,是整片大陆最强存在。三国鼎立,大汉天国的一个小捕快进入渡灵门三十年才重开的神仙道,“男儿大丈夫,千里觅封侯”。只要你踏入了渡灵门,高绝者呼风唤雨,低劣者高官厚禄,美人财富,一切唾手可得!真相是否如此?

作 者:平四海

更新时间:2022/05/26 15:58

最新章节:第一回单挑

渡灵小说内容预览

“报数!”

“1,2,3,4,5,6,7……”

“8!”

“赵龙,你是曹晴明吗?曹晴明人呢,人呢?人呢?”

“头,能不能不要这样子了,一句话说三遍,到,到,到!”

大腹便便,一看每天便没有几回运动的肥胖身体,头上帽子的羽毛不断抖动着,下巴标志性的山羊胡,随着他的转身,小腹都在不住的颤抖。

“头,你还当我是你的头吗?你看看,日上三竿,你就这样!”胖乎乎的手伸过来,就要撸向曹晴明的脑袋。

曹晴明脑袋一低,佝偻着腰,手指指了指脑袋,“头,帽子,帽子!”

胖手一闪而过,转而咬牙切齿,“曹晴明,你说你那一点随了你爹,早知道当年的曹老大……”太阳下,一众捕快抬起头,一脸惨兮兮的看着头顶的太阳。

曹晴明赶紧跑过去,站在自己的位置。他对面的赵龙看他们的头不注意,飞了曹晴明一脚,低声道:“小子,一只囫囵儿!”

“曹老大是相当的英明神武,我当时,也就十七岁,身材还很苗条……”

面对面的八个捕快,开始窃窃私语。

“胡子,昨天怡红院嘿嘿哈嘿,不得错吧!”

“嘿嘿。”

“小牛,你换了条腰带,咋还是红的?”

“嗯,唉!”

“马上开始演示刀法了!”

“又去买药了!”

“咔咔!”丁县的捕快大班薛猛咳嗽了一声,“现在,我来给大家演示一下我操练了一辈子的刀法,五虎断魂刀!”

“啪啪啪!”响起了整齐而热烈的掌声。

“我们是什么,我们是捕快,我们为百姓保驾护航,想想那些漂亮姑娘,不对,想想每一个幸福的家庭,练得超强武艺,保家卫国,不负一身热血!”

还是以往的腔调,今天不对劲,说错词了。薛猛扫了一下自己的手下——准确的说是自己的八大金刚,对他们严肃的面容感到一阵骄傲。自己真的不错啊,及时改正了话语。他们没发现——不,不,自己教育的好,看看他们严肃的表情,看看他们矫健的身姿,看看他们浑身奋勇的热血!

“呔!”他大吼一声,终于出招。

半刻钟后,曹晴明低声说道:“老大腰不对!”赵龙点头,胡子低声嘿嘿,小牛拽了拽自己的红腰带,八爷耷拉着眼睛,蒙二盯着小牛的腰带……

一刻钟后,薛猛脸上出汗,微微发红。每周一次的表演他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了——我是不是该考虑减肥了!他第一次有了这个想法。

“谁说胖子就不能身手敏捷了。你们看看薛薛捕头,看看,啧啧,这身手,简直就是猿猴踢裆,飞燕偷桃,我说良心话,薛捕头的武功可能不是丁县最高的,可他,绝对是丁县身手最好的胖子……”

站着的八位捕快一阵汗颜。

不用说,我们的知县老爷到了。

几乎同一时间,所有捕快的目光一致望向了我们第八位捕快——曹晴明。

曹晴明,男,17岁。武力值(如果说俗世的普通捕快到顶尖捕快武力值为1——10之间,那他的武力值为3),身高175,身材瘦而不精悍,(你看他身上的捕快服,丁县最小版穿在他身上哐里哐啷)。其貌不扬!

对,丁县县太爷的告身关于相貌,也是四个字:其貌不扬。

他们两人关键还有一个相同点。

他们的位置,都是继承的。说通俗一点,就是接班。我们这位县太爷八岁就成了县太爷,而我们曹晴明,正式成为丁县捕快的年龄,则是一岁三月零九天。

所以,丁县县太爷,是典型的没文化。写文章,不会,看文书,不会,写字,不会,武功,不懂……

所以,丁县捕快曹晴明,写字,略懂;武功,略懂;其他,略懂……

丁县的县太爷,很勤快。每天准时起床,会定期不定期的巡查属下的工作,包括:县境内驿站物资及人员配备情况;三班衙役的日常工作及训练情况;准时准点的点卯顺便偶尔调查下属考勤;评价手下的工作及生活作风(参照上面评价薛铺头);有时候判判案子,有时候微服私访;有时候去游击营和同僚叙茶,去八法寺论法,去兴华书院听讲……

县太爷八岁就是县太爷,十八岁才开始正式上任。

据说当今皇帝亲自给十八岁的县太爷批过奏折,那份奏折现在还保留在县太爷的妈妈手里。

丁县的捕快曹晴明,从一岁三月零六天之后,就开始占据了丁县捕快的八号位置,到了现在,可以说,已经领了大汉天国十六年的薪水,虽然每个月就一两银子,可是,他们孤儿寡母的生活,在丁县,可是真真实实的小康一族。

对了,和县太爷一样的还有,他们家,也有一个当今陛下手书的东西,被曹晴明的妈妈收藏着。

先有县太爷,后有曹晴明。

如今,我们勤快的县太爷正在评价着自己手下得力干将薛猛,唾沫星子飞得如同瀑布。薛猛赶紧收刀行礼,很恭敬的退到一边,头一低,脖子一耷拉,站在县太爷的侧边。

候知县相当满意。

薛猛身高185,候知县身高172!

候知县很熟悉的拍了拍薛猛的肩膀。“砰砰,砰砰!”

“1号,我没说错吧,你看看这肌肉,这身高,不是我说,也就小弟我,镇的住他。哈哈,哈哈!”他拉着一个中年人,唾沫飞舞着介绍。

“我的手下啊,一个是刚刚的,一群是特么的硬刚刚的,呵呵!”

“稍息,立正!”薛铺头退后一步,避开了候知县再次伸过来的熊掌。他呼的站直身躯,发号施令。

“前后间距一米五,拔刀!”

八个捕快按部就班,齐齐站到各自地方,只听一声响亮,八把长刀同时出鞘。此刻本来是春末夏初,然而,刀光闪亮,似乎空气中也有了一丝寒意。

“不错!”候知县身旁的中年人看到这一幕,禁不住眯起双眼,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胡须。

“竖、崩、切、划、拉……”

又是一连贯的动作。

“太常,不错啊,不过,最边那个小伙子,有些拉胯啊!”太常是我们候知县的字,一般人从来不这么称呼。中年人一边摸着胡子一边说道。

“这个,亿豪,你看到这位是我们的八号捕快,呵呵,呵呵!”候知县转过身,对着中年人笑个不停。

在这里,重点介绍一下候知县。

候敬之,字太常。出生地,不详,二十年前空降丁县,自此丁县再没有换过知县。该人文才下下,其貌不扬。

实际情况,身高172,体型肥,脸圆,双眼皮三个褶子那种,丹凤眼,双下巴,脖子短,肚圆,腿短,双臂过膝。

所以,此刻他和中年人呆在一起。虽然他们都是中年人,他们不一样。衬托的他身边的中年人玉树临风,好像风中的少年——是的,他特别油腻。

尤其是他今天扎着发带,他忘了自己脱发吗?还是他家的三娘今天没按时起床?

“拉胯?!?”薛猛心里一阵猛跳。

果不其然,正在舞的飞花逐月一般的刀舞中,响起了那个傻不拉几,中气不足的声音,接着是当啷啷一阵响,一把长刀给扔出了人圈,掉在了演练场。

“你,你谁呀,说大话不带喘气的,你练过刀吗?知不知道我们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我吃了多少苦,受过多少累,如今不敢说上面雪花盖顶,下面人潮汹涌……”曹晴明跳了出来。

“好像应该是上面雪花盖顶,下面波浪汹涌吧!”中年人嘿了一声,打断了曹晴明的话。

曹晴明微微一愣;薛猛微微一愣;七个捕快微微一愣;候知县微微一愣;候知县身后的马师爷微微一愣;中年人身后两个背着剑的小伙子面无表情。

“你说的对!”候知县给曹晴明狂使眼色,看他这般回话,悄悄把大拇指在腰里竖起来。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曹晴明走过来,面对着比自己高一头的中年人,嚣张的伸出手指头,“你看不起我,就是看不起丁县的捕快,我热血方刚,我要求,和你身后的小伙子单挑!”

他指着中年人身后的一个看着年龄比他还小,嘴角还有绒毛的小子说道。

“扑!”中年人笑了。

候知县闭起双眼,刚要伸手摆手示意。中年人伸手过来,抓住了他的胖手。

“太常,这是你的手下,我喜欢!要不,我们赌一把,怎么样?”

“我赌一两银子!”曹晴明这次热血奋涌,他都能感到突突的声响。

“我赌十两!”胖子候知县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薛捕头皱了皱眉头, 他上前拱手说道:“大人,双方都是友好切磋,换木刀吧!”

中年人点了点头。

“小牛,取两把木刀!”薛捕头说道。

“一把就够了!”中年人身后的小年轻走出来说道,“我不用刀!”他微笑着看着曹晴明,“我没有钱,不过我想下个赌注,一招放到你,如果一招放不到你,我吃了这坨狗屎!”

操练场墙角,有一坨已经干了的狗屎,阳光下,它倔强的盘在那里,显示狗屎的骄傲。

曹晴明脸色瞬间一片血红。他接过了小牛手里的木刀,眼睛都有了血丝,他顺着小年轻的目光,看到那坨狗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