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长生》小说简介_鬼长生小说情节介绍

鬼长生简介

《鬼长生》是流水昶月首发的奇幻玄幻, 流水昶月的小说鬼长生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请随时关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一言阅读。

人活着艰难,其实鬼也不容易—-鬼也生病、也受伤,损元气,折阴寿,鬼也吃药,也治病,它们也希望能够长生不老!

作 者:流水昶月

更新时间:2022/05/25 14:50

最新章节:第一章、成亲

鬼长生小说内容预览

我叫牛昶,今年16岁,出生在川西青城山下一个叫天生村的村子里。

我出生时是逆产,被母亲的身体卡得通体青紫,眼睛充血,生下来后呼吸困难,奄奄一息,而我母亲则由于难产大血崩命悬一线。

就在全家人惊慌失措六神无主之际,村长带着一个游方道士来到我家中画符作法救了我和我娘。

我的名字也是这个游方道士为我取的,他说昶字最合我的命格。

我父亲在我出生后的第二天竟然丢下我和我娘,还有爷爷奶奶不辞而别下落不明。

我父亲为什么要突然离家出走,我至今不清楚原因。

那个游方道士离开我家时对我爷爷说,牛昶十六岁时还有一劫,如果过不了这一关他还是会夭折早死的。

我爷爷是我们当地的阴阳端公,是长期和玄门法术打交道的人,对这个游方道士的话深信不疑,于是就急问道士化解之法。

道士说,牛昶是全阳之命,刚而易折,要想他活得长久,必须在他16岁时找一个阴生子女孩和他婚配圆房,通过吸阴化阳达到阴阳平衡才能够化解他的短命劫。

阴生子就是母亲死后才生下来的孩子,而还没有出生父亲就死了的孩子则叫遗腹子。

爷爷听后潸然泪下:“看来我牛家真要断后了!这世上哪里能够找得到阴生子的女孩啊!?”

道士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万事皆有可能—到时看他的遭化吧。

之后的十六年里,我们一家都是在提心吊胆、小心翼翼中度过的。

果然,就在我十六岁这一年的一天晚上,我在梦中见到一个牛头人身的怪物,它对我张牙舞爪咆哮着要我还它的魂魄。

这个牛头人身的怪物当时伸出一双大手掐住我的脖子,我呼吸困难身体一个激淩就醒了过来。

之后,我就一直高烧不退,身体乏力,精神恍惚。

娘和爷爷把我送到镇上、县和市里的大医院去看了,这些医院都没有查出我到底是什么病因。

最后,市医院的医生让我娘把我带回家—其实就是宣布放弃对我的治疗。

就在我们全家都感到绝望的时候,一个老太婆带着一个和我年龄差不多的女孩子来到我家,说是要让这个女孩子和我成亲圆房。

我爷爷于是想起了当年那个游方道士的话,就询问:这个女娃娃是阴生子吗?

老太婆回答:“是。”

然后她接着说:“我是本镇东头月亮村的月神婆,这个女娃是我孙女,今年十六岁。十六年前,她娘生她是逆产,接生婆穷尽了所有手段,她娘就是死活生不下她来。但是在她娘由于大血崩已经咽气了两个小时之后却顺利地产下了她。我给她取名月映,就是因为映和阴谐音。”

我爷爷听后老泪纵横:母死而后生,这女娃就是一个阴生子—-我家昶娃有救了—天不灭我牛家啊!

这样,当天我和这个名叫月映的阴生子女孩就定下了亲事!

并且,两家的家长,我的爷爷和月映的奶奶—-那个叫月神婆的老太婆,还把我们两个人结婚圆房的日子定在了我16岁生日这一天。

突然感觉老天爷对我太好了!

因为,那个叫月映的女孩子竟然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

她大眼睛高鼻梁,长腿细腰,皮肤白皙,笑起来特别甜特别美,简直就是个仙女。

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两个人竟然一见钟情!—-一个人最幸运的是生命中能够遇到那个自己想要遇到的人,而一个人最最幸运的则是你喜欢着的人同时也喜欢着你!

明天,就是我16岁的生日—也就是我和月映成亲圆房的日子!

十六岁的我已经基本懂得了男女之间的那点事,一想到自己明天就要和仙女般的月映结为夫妻,还要入洞房,我就兴奋得难以入眠。

不过,我和月映的婚事还是存在一点技术上的问题,一是我们两个人都只有16岁,没有达到国家《婚姻法》规定的法定结婚年龄;二是我们两个人都还是中学生,现在虽然大学生已经可以结婚了,可是中学生肯定是不行的。

所以,我爷爷和月映的奶奶就决定尽量隐蔽地把我和月映的婚礼办了。一切从简,只是叫上我们两家的至亲好友,在我家中摆上几桌酒席,简单举行一下结婚仪式就行了。

当时我母亲周翠华说,婚礼简单一些是可以的,但是我们川人的一些基本习俗还是应该遵守:婚前必须得请命师合八字选吉日。

这样,当天,我娘就让我带着月映去找镇上最有名的算命先生曹半仙为我们合八字测婚期。

曹半仙这个人,我见过几次,四十多岁的年龄,瘦高个,三角眼,样子猥琐,在镇上开了一家冥器店,既卖丧葬用品,也为人算命择期看风水。

据说他是个很有道行的阴阳高人,曾经替镇上的不少人解决过诸如撞鬼遇邪鬼上身的灵异事件麻烦,在我们镇大大有名。

在镇上南街转角处的一家冥器店里面,我和月映找到了正在躺椅上打瞌睡的曹半仙。

可能是觉得我们打搅了他的清闲,曹半仙对我和月映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但是他那双色眯眯的三角眼却总是有意无意地往月映的胸部扫视。

我当时就十分怀疑这猥琐的老家伙到底有没有真本领。

不过,在听我说是天生村牛家的媳妇周翠华让我来找他算命时,曹半仙竟然一下子就变得热情起来了。

我有些纳闷,这个样子猥琐的家伙难道和我娘很熟?

在为我和月映测了八字面过相之后,曹半仙却眉头紧锁:“你们两个人的命格十分罕见,一个至阳,一个极阴,可以说都是万中无一。但是从卦相和八字看,你们两个人不是阴阳互补而是水火不容—-万万不可结婚!否则逆天而行必遭天遣!”

我一听立刻就很生气,冲口而出道:你胡说八道!

曹半仙瞪了我一眼:“小子,看在你娘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哼,我问你,你是不是在出生时就差点病死了,你母亲也险些难产而死?另外,你女朋友现在是不是孤儿一个?她是不是还没有出生就克死了自己的父母,之后又克死了其他所有至亲!”

我冷笑道:“哼哼,你算错了。我女朋友不是孤儿,她现在一直和她奶奶一起生活着呢。”

曹半仙皱着眉摇了摇头说:“不对呀!从她的八字看,她是阴生子,一生遭鬼缠,天生孤寡命,身边应该没有任何一个亲人才对啊!”

我微微一笑嘲讽道:“呵呵,你算错了吧!原来曹半仙就是个混吃骗喝的江湖骗子,我们是不会相信你的。”

曹半仙有些急了:“哎呀!年轻人。不要逆天而行啊!你们如果真的结了婚,一定会后悔的!”

我冷笑一声:“哼,我现在的确后悔听了我娘的话来找你算什么命!”

曹半仙满脸严肃:“哎!小子,良药苦口。你别这样不相信人。从卦相看,你们两个人一旦成亲圆房,七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

我越听越生气:“呸!简直胡言乱语,真是晦气!月映,我们走!”

我怒气冲冲地拉着月映离开了曹半仙的冥器店。

曹半仙在店内朝着我和月映的后背喊:“年轻人,如果你们以后真的发生了什么灵异诡事,记得要及时来找我啊—-既然你是周翠华的儿,我就不能见死不救!”

我根本不理会曹半仙的喊声,拉着月映几个转身就离开了这条街。

我一点都不相信曹半仙的鬼话,但是月映却有些忧心忡忡,回家路上,她有些心事重重地对我说:“牛牛,我在想,那个曹半仙的话会不会是真的?”

我不以为然道:“百分百是假话!他见我们年轻好欺骗,就信口开河。”

“可是,他能够说出一些我们两个人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牛牛,你不觉得这有点奇怪吗?”

“胡猜乱蒙,—江湖骗子的小技倞而已。你如果相信就入他的套了。”

“可是、、、”

我打断月映的话:“别再可是了。月儿,无论如何,我们都不可以因为一个江湖骗子的鬼话而放弃我们的爱情!如果不能跟你在一起,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月映想了想又点了点头:“你说得对—不能和相爱的人在一起,长生不老又有什么意义?好吧,牛牛,即使以后我们真的遭遇什么灾祸或者天遣!我们同生共死,共同承担!永不分离!”

“当然!永不分离!”

“拉钩!”

“盖印!”

“一百年不变!”

“不对!是一万年不变!”

虽然我和月映两个人根本不信邪,同时在心中已经做好了无论如何都要在一起的决定。但是我母亲知道曹半仙的算命结果后,就坚决拒绝同意我们的婚事。

我爷爷奶奶非常气愤,和母亲大吵了一架。

然后,爷爷奶奶就瞒着我和月映把娘关在了家里的地窖里面!—-目的就是不让她参与我和月映的婚事。

第二天,我和月映的婚礼如期举行。

月映的娘家人同时也是送亲客就来了月神婆一个人,我们牛家也没有多少亲戚,倒是本村的邻居和村民来了不少。

虽然没有让娘参与我的婚礼,但是爷爷还是按照娘的意思,请来了本村德高望重的村长彭九斤和族长墨根宝老太爷主持我和月映的婚礼!

婚礼上,我们家还收获了一份意外之喜,我那个消失了16年的父亲,竟然在我和月映正举行成亲仪式时,神奇地出现在了婚礼现场,让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我爷爷奶奶都大吃一惊。

爷爷奶奶看到我爹,态度十分冷漠,这点我能够理解,毕竟16年前他抛弃家人不辞而别,肯定伤了爷爷奶奶的心。

第一次看见我爹,我还是非常激动的。

但是我爹的样子却显得有些郁闷。

在我和月映互换戒子喝交杯酒之时,我瞥见我爹竟然皱着眉头好似叹息了一声。

当主持婚礼的村长彭九斤要求我和月映向爹敬茶时,爹轻声问了我一句:“昶儿,咋没见你娘呢?”

此时我才回过神来:“嗯!从今天早上开始我就没有看到过娘呢!”

爹闻言顿时神色大变,他把茶杯往旁边的桌子上重重一放,霍地站起来猛地转过身一把抓住站在他身后的爷爷的胸襟,咬牙切齿地吼道:“老东西,你们把翠华怎么了?”

爷爷的脸阴冷得吓人:“畜生,你狗日的今天敢搅黄昶娃的婚礼,老子除脱(弄死的意思)你!”

这出人意料的一幕,让在场所有参加婚礼的人都目瞪口呆。

这时,一旁的奶奶上前一个耳光打在爹的脸上,怒骂道:“孽子,十六年不见,胆肥啦,敢打你爹了!”

爹随即放开爷爷,转头询问奶奶:“娘,翠华现在到底在哪里?”

奶奶没好气地回答:“你那个犟女人在地窖里面的。”

爹听后立刻一个转身扔下现场的所有人直奔我家后院的地窖而去。

婚礼现场的客人和邻居们都纷纷摇头,悄悄交头接耳:“这个牛翀,也真是个不孝子—-有了媳妇就忘了爹娘啊!”

这时,突然从我家的地窖里面传来我爹声嘶力竭的哭喊声:“翠华!”

在场的每个人都不由心头一震:一定是出什么大事了!

当大家急匆匆地奔到我家地窖门往里面一看,全都瞪大了眼睛,一些胆小的人已经被吓得扭头就跑。

我娘死了!而且死状极惨!

娘的脖子上有几个深深的牙印,却没有流血,两个眼珠子不翼而飞,只剩下两个血淋淋的空洞,背上有几条抓痕既深又长,好像是被什么尖牙利爪的凶猛野兽抓咬过的。

样子触目惊心,十分恐怖。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