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是夏少》小说简介_重生之我是夏少小说情节介绍

重生之我是夏少简介

《重生之我是夏少》是浪浪鲜橙多首发的奇幻玄幻, 浪浪鲜橙多的小说重生之我是夏少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请随时关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一言阅读。

夏少因车祸穿越,展开一段称霸异界之路

作 者:浪浪鲜橙多

更新时间:2022/05/19 15:51

最新章节:叫我夏少就好

重生之我是夏少小说内容预览

咸城,夏氏集团总部。

“老爷,找到少爷了,他现在就在电子厂旁边的小网吧里,接下来怎么办。”管家低着头问道。

夏父满脸怒气:“哼!三年之期已到,当初他和我约定好的,三年打不出成绩就回来继承家业。这次无论他嘴再怎么硬,也要把他带回来。你把姚四九叫上,再叫上几个体格壮的,今天硬捆也要把他捆回来。”

管家头依旧低着头,向夏父说到:“老爷,父子俩有什么说不开的,我见过少爷打游戏,我觉得他是真的开心。”

夏父怒气更盛大吼道:“你那来这么多废话,快点去!”管家摇了摇头,走出了位于夏氏大厦九十九层的总裁办公室。

城南,电子厂旁边的电子厂附属网吧里,国家的禁烟令在这里好像起不到什么做用,这里依旧乌烟瘴气,烟雾缭绕。电子厂刚下班,破天荒的今天没加班,网吧格外热闹。一群人围在一个穿着电子厂工作服的男人周围,看着他打游戏,你一句我一句,七嘴八舌,不亦乐乎。

“兰枫,你今天要是拿了冠军,我给你放两天假。”电子厂组装车间的车间主任说到。

“切,这打得像屎一样,我上我也上一样,我上我也行。”人群中不知道谁来了这么一句。

有人应和道:“就是,就是,刚才要是拿枪,早把那队灭了,都不用返魂。”

“你懂个屁,这版本枪能玩吗?弱的一匹,你有没有游戏,云玩家吧!”

“有一说一,刚才那波团打得确实有问题,没有大都不知道跑。”

“跑得掉吗?就像别人不会追一样!”

“…….”

“…….”

“大家不要吵了,好好看!”

“…….”

“…….”

“他是你爹啊!你这么护着他!”

“…….”

“……”

“网管!网管!能不能把这人赶出去,在这满嘴喷粪,带节奏。”

人群吵了起来,兰枫依旧打着游戏,似乎没受到任何影响。“三九,开大,开大,我拉人,我拉人。”兰枫朝着耳机上的麦克风喊道。

耳机里传来三九的声音“开了,开了,你快拉,快拉。”

兰枫道:“拉起来了,拉起来了。”

三九道:“快点,快点,晕到两个,晕到两个,集火奶妈集火奶妈。”

兰枫道:“他们和尚一丝血,我先秒他,我先秒他。。。。。。快躲,快躲,他们和尚开大了,别被抓,别被抓,三九踢他。。。。。。。。。

完了兄弟们我被抓了,别被双抓,别被双抓。”

三九道:“没事,没事,我踢他,我踢他。。。。。没踢到。。。。。。完了,我也被抓了。”

兰枫道:“兄弟们,我噶了。兄弟们,快跑,快跑。。。。。。枫哥好振。”

三九道:“完了兄弟们我也噶了。”

随着兰枫显示器“陨落”两个字亮起,周围的人群更加的嘈杂了。

“我就说这B,平时只知道带妹炸鱼,根本没什么技术,你们还不信,现在看到了吧!连决赛都打不进。”

“就是,就是,平时只知道嘻嘻哈哈,一到比赛就拉胯。”

兰枫低头看着键盘一言不发。

“再怎么菜,也比你们强,你们就没看到兰枫的努力吗?”

。。。。。。

。。。。。。

。。。。。。

声音越吵越大,整个网吧都是争吵声。网吧网管走了过来一声大吼:“吵什么吵,要吵出去吵,不要影响老子生意,一个游戏至于吗?”

兰枫站了起来向人群鞠了一躬,满脸委屈的向人群说到:“对不起兄弟们,我又搞砸了,让你们失望了。”

听到兰枫这么说,人群也不好再说什么都散开了,兰枫又回到了位置低头看着键盘。没了人群的嘈杂声,网吧音响的音乐也变得格外清晰,此时正播放着《鸽子》。

♫迷路的鸽子啊!我在双手合十的晚上 渴望一双翅膀。。。。。♫

兰枫依旧目光呆滞的看着键盘,思绪却随着音乐回到了三年前。三年前的夏府,夏家的头号打手姚四九站在夏父身边,同夏父一起盯着眼前的兰枫。

“就算你把我抓回来一百次,我还是要跑,爸!那是我的梦想。”兰枫双手握拳,流着眼泪。

夏父恨铁不成钢的说到:“诺大的家业,你不要,偏偏跑去打什么破游戏,你能打出个什么明堂。就是之前我太宠着你了,让你精力没处用,明天你就去公司上班,我让姚四九盯着你!”

兰枫手握得更紧了,指甲都把手划出了血。“爸,那不是破游戏,那是电竞,那是我的梦想,你不懂,你什么都不懂,你不要再逼我了爸。”

夏父不为所动,“我不管那是破游戏还是电竞,你的任务就是继承家业,没有这诺大的家业,你什么都不是,没有这家业你看谁还会叫你夏少,谁还会尊敬你。别说了,明天去上班吧。”

兰枫面部狰狞的跪在了地上大吼到:“不管我是夏少还是兰枫,那都是我的梦想,其他我都无所谓。”说完从兜里掏出了一把小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爸,要是你今天不答应,我就死在你面前。”

看见兰枫拿出刀夏父慌了,旁边的姚四九也慌了。姚四九向旁边的夏父使了个眼色,欲上去夺刀。兰枫看姚四九一动,马上把刀往脖子上抬了抬,握刀用力过猛,之前指甲划破的伤口溢出了血。夏父慌忙的拦住姚四九:“别过去,别过去。”

看着兰枫双手都是血,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道:“你把刀放下吧!我答应你,但就给你三年时间,如果三年你打不出任何明堂,你就回来给我继承家业,这三年我不会给你任何帮助。”

♫请你在春天到来的时候 轻轻歌唱,唱一首关于冬天的歌谣 漫漫长长,鸽子啊 我在你温暖的路上♫

随着音乐的结束,兰枫的思绪也从三年前回到了现在,他在问自己,真的就要回去继承家业了吗?甘心吗?是的,他不甘心。这三年来为了自己的电竞梦,他在电子厂干最累最苦的活,完全忘记了自己曾经风流快活的夏少身份。想着,想着从最初的不甘变成了畏惧,他害怕回去继承家产,放弃梦想。沉默了很久的兰枫终于向麦克风另一头的三九说话了:“三九,你想成为废物吗?”

还没等那头三九的回话,原本已经安静的网吧又嘈杂了起来。“你们什么人,来这里干嘛?”网关大呼到。被问话的二十多个穿着西装带着墨镜的壮汉并没理会网王,径直就向兰枫走去。看到这一幕旁边有人又开始幸灾乐祸了:“我就说吧!这人人品不行,这肯定是惹到,不该惹得人了。”接下来的一幕却惊掉这些人的下巴,只见这二十多个壮汉,单膝下跪,双手抱拳嘴里齐声喊道:“三年之期已到,我等前来恭迎夏少回归。”

兰枫看着眼前这一幕并不吃惊,他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但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你们起来先回去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等我处理完这些事情自己会回去。”二十多个壮汉不为所动,再一次齐声道:“三年之期已到,我等前来恭迎夏少回归。”

兰枫有点不耐烦了,恶狠狠的对众人说到:“你们先回去,我说了会回去就会回去,难道我现在说话都不管用了吗?”

人群最前面的姚四九道:“夏少你不要为难兄弟们了,上个月三年之期就到了,你没回去,老爷很生气,所以今天才会叫我们来,而且下了死命令,硬捆也要把你捆回去。管家也来了,就在外面车上等着你。”

兰枫知道今天不好逃了,但是就是不甘心,说什么也要想办法逃走,但是在网吧里根本溜不了,只有和他们先出了网吧再想办法。于是开口向姚四九道:“好吧!我跟你们走。”兰枫随众人走了,此时耳机里还在响着三九的声音:“喂!兰枫,你怎么了,怎么不回话,喂!兰枫,你麦没开。。。。。”

出网吧门,兰枫被壮汉带着往那辆停在路边的劳斯莱斯走去,眼看离车越来越近,兰枫还是没想出逃跑的计划,只要上了车那就真的没办法了,兰枫的脑子里疯狂的计算着各种方法。这时一辆电子厂大卡车拉着电子元件飞驰而来,兰枫终于想出了办法,他觉得他只要一个闪身,一个滑步,必能赶在大卡车冲过来之前过马路,只要自己过了马路,姚四九他们被卡车一挡,自己必能逃跑。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南枫一个箭步往马路中央冲了出去,但人算不如天算,卡车比他想象的要快,还没等他滑步滑出来,他已被卡车撞出了三米之外,嘴里还在说着:“兄弟们,我噶。。。。”了字还没说出口,眼前一片血色,倒在了血泊之中。

海内十洲北海与西海交汇之处的昆仑山上正在举行着一场神秘而古老的仪式。

阴极神殿里,宁红叶坐在阵法中间,整个阵法由古老而神秘的符文构成,向外溢着紫光。这个法阵自古就在这里,没有人能说清它由来。昆仑祖母

坐在宁红叶对面,另外的四个昆仑长老坐在法阵四周。昆仑祖母再次确认:“你真的感应到了阴极真神的呼唤了吗?”

宁红叶回答道:“是的,从来没有这么强烈过,我能感受到他非常想回来。”

昆仑祖母点了点头道:“你真的想清楚了吗?这个召唤仪式很可能让你丧命。”

宁红叶坚毅的回答道:“我准备好了,为了昆仑我付出一切。”

昆仑祖母望着眼前的宁红叶,没有人发现她眼睛里隐藏的一丝慈爱,“是的为了昆仑,只要能召回被放逐在次元之外的阴极真神,呵呵,无极帝国,月轮国都将诚服在我们脚下,不,海内十洲都将诚服在我们脚下。”宁红叶点了点头,昆仑祖母继续说道:“好吧,那就开始吧!等下我们会用阴神之力打开次元壁,到时候你就催动法阵,把你的阴神之眼放到最大,到次元空间里寻找阴极真神,一旦找到,我们将合力将他带回来。”

次元空间里兰枫漫无目的走着,自从被车撞了之后,他就来到了这里,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黑暗。刚开始他以为他到了阴曹地府,到处找牛头马面,找奈何桥结果什么都没找到。之后他就开始漫无目的的乱走,他越走越害怕,越走越后悔,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听他爸的话继承家业,做人人敬仰的夏少,却去当一个全网吧人人嘲讽兰枫,最后落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步,是的他后悔了,他暗下决心如果能回去,他只当一个风流快活的夏少。

阴极神殿里仪式正在继续,就在这时,宁红叶突然开口道:“找到了,找到了,我已与阴极真神建立联系,你们快催动阴极之力将他带回来。”昆仑祖母和长老们手决一变,顿时法阵紫光大盛。

次元空间里的兰枫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他也不累但是,但是他觉得他该坐下歇歇,还没等他坐下,突然一道紫光向他冲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紫光就裹挟着他远去。

阴极神殿里,宁红叶眉头皱了一下道:“阴神之力好像钩到了什么东西。”

昆仑祖母厉声道:“不要管其他的,不要分心,继续。”

就这样,这个仪式持续了很久。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了尘村,兰枫睁开了眼睛,可能是太旧没看见过太阳,他觉得这阳光非常的刺眼。只觉鼻子一痒,他用力打了喷嚏坐了起来,他揉了揉眼,完全睁开了眼睛,只见一个五六岁的小孩,手里拿着一株蒲公英对着他哈哈大笑。

看着眼前这孩童,兰枫倒也没生气,抬起了双手看了看自己双手,想起了自己被车撞,之后到了一个黑色空间,自己走了很久很久,也不知道是不是梦。

小孩停止了笑声说到:“你这人是从哪里来的,怎么这么奇怪,睡在外面,穿的也奇怪,比落日寺里的那些大和尚还要奇怪。”

兰枫一听落日寺惊道:“落日寺?这是哪里啊!如果我没死不因该在医院吗?”

小孩疑惑道:“这里是尘村啊!死?我们这里有返魂花人是不会死了的。医院是什么啊?”

兰枫也不回答小孩问题继续问道:“你们这是什么朝代,是那一个国家。”

小还回答道:“这里是海内十洲的聚窟州,聚窟州没有国家。”

兰枫惊叫道:“我TM的穿越,还不是穿越到古代,居然穿越到了游戏里面,真TM的离谱啊!”

小孩看着他失态的怒吼哈哈大笑道:“你这个人真有意思,尽说些我不知道的话,我们交个朋友吧!我叫博赛冬,江湖人称铁血战狼,你叫什么名字?”

兰枫回答道:“叫我夏少就好!”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