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舞可恋》小说简介_生舞可恋小说情节介绍

生舞可恋简介

《生舞可恋》是竹影扫阶首发的奇幻玄幻, 竹影扫阶的小说生舞可恋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请随时关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一言阅读。

一段婚外情所牵动的百态人生

作 者:竹影扫阶

更新时间:2022/05/18 10:10

最新章节:遇人不淑

生舞可恋小说内容预览

李可一屁股坐在地上,裙角撕破了好大一个口子,干净的白衬衫上也满是污点,身上腿上到处青一块紫一块的,鲜血顺着额头染红了小半张脸,可她早已麻木了,她并不觉得疼,她很想哭,却怎么也哭不出来,这已经是他多少次打我了?记不起来,应该是很多次,每次一喝酒就发酒疯,就要打自己,不把她打的跪地求饶从不罢手,她心如死灰,以前她还求饶,哭喊,这一次她并没有,以至于男人急了,抄起了板凳砸向她的头,她并没有躲,只是恨恨的看向他,流淌出的鲜血反射出刺目的殷红,男人的酒顿时醒了一大半,当下故作轻松,骂骂咧咧的摔门而去,以此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惶恐。

李可感到自己很悲哀,感觉自己活的就像一个笑话,左邻右舍大多都是工友,刚开始他男人打她还有人来劝,可是他男人连劝的人都打,打过几次后再也没人来劝了,本来两口子的事就说不清楚,别人也不再干这吃力不讨好的事。她不恨别人,她只恨自己,恨自己瞎了眼,当初还是小姑娘的时候在老家看这个男人和别人打架那么威风,她居然认为这才是男人的魅力,她铁了心要嫁给他,爸妈怎么劝都没用,只说闺女,你以后一定会后悔。她被所谓的优秀男人冲昏了头脑,她觉得像她这么漂亮这么优秀的女孩一定会有一个完美的爱情,她想想那些追她的土包子她就觉得好笑,虽然她是农村里长大的,可是生来骨子里就带着高贵和优雅,她怎么可能会看得上那些土里土气的男人,只有这个男人和他们不一样,她相信自己的眼光,这个男人一定会把她捧在手心上的,可是,事实呢?她错了,错的离谱,过了门她才发现这个男人除了惹事其它什么都不会,之前热恋中的鲜花和绅士都是假象,这个男人就是个空有一身蛮力的莽夫。可是她能回头么?她不能,路是她选的,咬着牙含着泪她也要走完,她不会给那些她曾经看不上的人一丝嘲笑她的机会,她是多么高傲的金丝雀啊,他现在没本事没关系,她可以改变他,把他变成一块宝。

老家没有机会那就闯出去,去下海市,听别人说那个城市遍地都是黄金,只要你弯一弯腰,便都是你的。到了下海她才知道她又错了,被劳务中介骗了两次后她不再相信那些所谓捡黄金的童话了,她找到了老家的姐妹,拉着他一起进了厂,她本不想找她的,因为打心眼里她看不上这份工作,但是兜里的钱不多了,她得先活下去,而不是灰溜溜的滚回老家接受别人的嘲笑,对,决不能。然而这个男人是靠不住的,她可以栓得住他一时,注定栓不住他一世,因为他觉得他自己是个盖世英雄,有着一把子力气,有着不怕死的勇气,他应该活的像许文强一样,而不是在工厂里日复一日的打着包装袋,干着没有出息的工作过着不见天日的生活,他喜欢上了喝酒,从喝酒变成了酗酒。

所以她还是高估了她自己,她并没有改变他的能力也没有了当初吸引他的魅力,她想通了,现实让她放下了曾经的骄傲,她决定要离开这个男人,逃离这个恶梦一般的生活,就算他像往常一样悔过跪地痛哭,狠狠的扇自己耳光,她的内心也不会再起一丝涟漪,哪怕他磕掉了他的头她也不会再心软,她在心里暗暗发誓。

李可挣扎着站起身,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她突然使劲的掐自己大腿,她怕自己昏厥过去,她怕别人看见她这披头散发的狼狈模样,她丢不起这个人,缓缓的摸出手机,打通了姐妹的电话,“小云,我被他打了,流了好多血,你这会能送我去医院么?”和亲近的姐妹她不能撒谎,大家都心知肚明,而且小云是真正关心她的人。

男人在外面又是一夜宿醉,只到第二天中午才醒过来,回到家看见地上的血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个老婆。

“喂,你去哪了?医院?好,你等着我我马上过来”。

:看着病床前这个痛哭流涕狂扇自己耳光的男人,李可没来由的觉得一阵恶心,想到自己和这样的人躺在一张床上这么些年,还生了一个儿子,她第一次如此的痛恨自己。

“你走吧,我不会原谅你的,我和你再说一次,我要和你离婚。”

“可儿,我真的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喝酒了,我发誓,你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男人不死心,以往他负荆请罪都会得到原谅,他相信这一次也是如此,但是他低估了李可的决心。

“你以后不准再这么叫我,这样的称呼只会让我觉得更加恶心,从今以后,我不想再和你有任何关系,既然你现在还不想走,那正好,离婚协议书我已经写好了你看一下,如果没什么问题就签字吧”,李可从枕头下面摸出一张信纸递给他。

男人打耳光的手停在半空,不可置信的看着李可,仿佛眼前这个向来都是逆来顺受的女人是他从未见过的人,他不就是酒后误伤了她么?至于这么上纲上线?况且他已经不要脸面在医院这种大庭广众之下低声下气的求她了,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啊?她这是怎么了?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在他心中升起,难道是?

“你特么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想甩开劳资是吧?”男人脱口而出的一句话让李可如遭雷击,递纸的手瞬间僵硬在半空,“你无耻!”

从不骂人的她一时间竟找不到一句能表达她心中愤怒的词句来。

“你特么要不是外面有人了能想到和劳资离婚?说,是哪个小白脸给你支的招?劳资活撕了他!”

李可的泪水在一瞬间充满了眼眶,她在心里对自己说,李可,你要坚强,你决不能在这个畜牲面前掉一滴眼泪,不能让他再有机会作贱你。旁边的小云眼瞅着这一幕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她是什么样的人你心里不清楚?你少在这血口喷人!”

“你特么是个什么东西?劳资和自家女人说话哪轮得到你插嘴?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个小贱人背着劳资把她送到医院来,说,离婚这事是不是你怂恿的?”男人说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就要扑向小云。

“你要干什么?这是医院,谁允许你这么大吼大叫的?你再这么吵吵我就请你出去!”匆匆赶来的医生护士堵满了病房的门,小云的丈夫张亮从一边冲了进来挡在男人身前,原来他刚刚在一边看势头不对去请了医生过来。

“姓郭的,这里是医院,难不成你还敢打人?”

“劳资特么打的就是你”。

郭强一个直拳打在了张亮的鼻梁上,顿时鼻血就涌了出来,看见郭强动手,李可再也忍不住了,不顾手上还打着点滴头上绑着绷带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了起来。

“郭强你住手,别打了,你还嫌不够丢人是吗?”

郭强这会野性上来了,脑子里只以为他们都是窜通一气了来搞他,一脚就踹在了李可的肚子上,痛的李可抱住肚子蹲在地上直不起身来,门外的医生见事情不对,立即对着护士大喊起来:“小张,快叫保安过来,小孙,赶紧报警,快快!”

郭强正骑在张亮身上左一拳右一拳打的起劲,旁边小云怎么都拉不动他,猛然间听见有人喊要报警,撇开张亮就冲了过来。

“谁特么敢报警,劳资弄死他”。

吓的一众医生护士直往后退,这时候两个保安冲了过来正撞见这一幕。

“好大的胆子,敢在医院闹事,双手抱头蹲地上”。

郭强要是个听话的人他就不是郭强了,他这时候已经打红了眼,两步上前朝着喊话的保安就是一个飞踹,郭强打架确实是一把好手,又有一把子力气,在老家从村里打到了镇上,又从镇上打到了县城,在混混里算是颇有名气的,医院的保安哪里是他的对手,被踹的退的好几步远,把持不住平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另一个保安见兄弟吃了亏哪里肯认账,掏出橡皮警棍冲上去朝郭强的肩膀砸去,郭强听见身后有动静转头看见警棍砸来抬手一挡,“砰”的一声闷响,郭强疼得咧了下嘴,另一只手下意识握拳一个上钩拳就挑了过去,正中保安下巴,一下就把保安挑飞了起来重重的落到地上,后脑着地竟然昏了过去。郭强看那人一动不动也慌了神,才想起来这是医院,不是打架的地方,回头走到病房门口指着还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的李可骂道:“小贱人,这事没完,回头劳资再收拾你”,说完一阵小跑出了医院,没影了。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